楼兰新闻在线,南疆新闻资讯

发表文章请  登陆 或  注册帐号

丝路楼兰网

【巴州给世界讲故事】流沙河畔寻花儿

来源:巴音郭楞日报 发布时间:2018-10-13
摘要:【千年文化活起来 旅游产业兴起来巴州文化和旅游专题】 流沙河畔寻花儿 丝路楼兰网全媒体讯(邹焰忠) 走进巴州,不能不到焉耆县去看看,否则会带着遗憾而归。走进焉耆,到博格达沁古城遗址读《汉书》,邂逅尘封的故事;坐在开都河畔看《西游记》,听流水的冲
【千年文化“活”起来 旅游产业“兴”起来——巴州“文化和旅游”专题】
流沙河畔寻花儿
 
  丝路楼兰网全媒体讯(邹焰忠)走进巴州,不能不到焉耆县去看看,否则会带着遗憾而归。走进焉耆,到博格达沁古城遗址读《汉书》,邂逅尘封的故事;坐在开都河畔看《西游记》,听流水的冲刷声,与书中人物互动;最为神奇的是,徜徉在开都河边听花儿,能感知千百年前的唐诗宋词元曲仍在焉耆口口相传……
 
  游景观廊古今传奇润焉耆
 
  去焉耆看什么?博格达沁古城遗址、七个星佛寺遗址、霍拉山古村……这是看得见的历史和人文景观。看不见的还有沉淀于焉耆的历史文化和诗词曲赋。
 
  《汉书·西域传》记载:“焉耆国,……去长安七千三百里。户四千,口三万二千一百,胜兵六千人。西南至都护治所四百里南至尉犁百里,北与乌孙接。近海水多鱼。”
 
  金山西见烟尘飞,汉家大将西出师。
 
  虏骑闻之应胆慑,料知短兵不敢接。
 
  驻足博格达沁古城遗址,读《汉书》、吟唐诗,穿越汉唐盛世,千年的文字化为画卷,徐徐展开,书中的人物在古城遗址上“复活”,再现当年旌旗飘飘、战马啸啸的景象。
 
  从西域三十六国至今,焉耆的名字从来没有变过,文脉一直传承下来,与焉耆有关的典故、诗词、传说、故事数不胜数,经千百年酝酿,发酵成具有焉耆特色的文化。
 
  焉耆山下春雪晴,莽莽惟有蒺藜生。
 
  射麋食肉饮其血,五榖自古惟闻名。
 
  樵苏切莫近亭障,将军卧护真长城。
 
  十年牛马向南睡,知是中原今太平。
 
  这是北宋大诗人陆游写的七律《焉耆行》其中的一首,描绘当年将士的戍边生活和焉耆的静好岁月。
 
  挥别博格达沁古城遗址,信步走上如彩虹般飞架在开都河上的景观廊桥,廊柱彩绘,抬头目及的是数百幅诗词字画。
 
  游景观廊桥,须带本唐诗、宋词或元曲,吟一二句书中的词曲,看桥下的沙洲青草绿树,浪花打着漩绕洲而过,脱口而出“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”,意境胜过书中诗、眼前景。
 
  景观桥上读诗词、品字画、论古今,物我两忘,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和陶冶。
 
  厚重的人文历史、唐诗宋词元曲,历经千百年的沉淀和发酵,渗入焉耆县城古色古香的街头、公交车站,漫步街头,仍能感受到汉唐遗风。
 
  体验焉耆沉淀下来的历史文化,还要走进公园、寻常巷道、农家小院,听上了年纪的人谝闲传(聊天),张骞、班超、霍去病、秦叔宝、尉迟敬德……历史人物被演义得绘声绘色,坐下来听一会儿,自己也会被感染,不由得沉浸在历史故事和古今传奇中。
 
  书水互动流沙河畔阅千年
 
  开都河别名流沙河,河中水沙互动,沙随水流、水因沙魅,缠缠绵绵向天涯,在阳光下泛着五彩光泽。
 
  漫步开都河边、游览景观廊桥,不要忘了带本《西游记》,否则又是一种遗憾!芳草萋萋的水岸、书画辉映的廊桥,读读《西游记》,书与水沙互动,体验别样的西游胜景。
 
  八百流沙界,三千弱水深。
 
  鹅毛飘不起,芦花定底沉。
 
  《西游记》第二十二回“八戒大战流沙河,木叉奉法收悟净”。悟净即沙僧沙和尚,也是玄奘收的第三个弟子。话说玄奘师徒取经途中,被波涛汹涌的流沙河挡住了去路,流沙河被贬到人间的卷帘大将沙僧占据,水沙翻卷,鹅毛沉底,根本无法过河。为强渡流沙河,玄奘弟子孙悟空、猪八戒与沙僧打得昏天黑地,难分胜负。最终,孙悟空搬来救兵,木叉奉玉帝之法收降沙僧,成为玄奘的第三个弟子。
 
  远去了刀光剑影,淡去了恶浪穿空。往事越千年,浮华散去,开都河两岸留下了玄奘师徒的故事,经数百年的演义和催化,提炼出浪漫和不畏艰险的精神,溶进焉耆,代代相传。
 
  带一本《西游记》,再渡一次开都河,流水、细沙、芳洲、碧树……回味书中的故事和细节,在现实与传说中穿越,不知是自己变成了书中的角色,还是书中的人物变成了自己,物我两忘的神游中,哪还记得今昔是何年?
 
  微风吹起浪花,卷起层层细沙,也把思绪吹回现实,放眼远望水汽升腾的河面,仿佛又看到了玄奘师徒远去的身影,依稀能听到取经途上的马嘶声、驼铃声……
 
  不来焉耆,不到开都河边走一走,坐在书斋里看《西游记》,是找不到这种感觉的。
 
  走进焉耆,还会意外地发现,在农家小院中竟能找到西游的想象与浪漫。
 
  不信?到该县四十里城子镇的店子村看一看,推开村民吾布力·艾尔肯的院门,瞬间留下园林印象,葡萄长廊下红砖铺地,核桃树、杏子树、梨树、石榴树、桃树如插花般栽种,弥漫着月季和韭菜香味。永宁镇黑疙瘩村村民陈卫东的小院,则是另一番景象,屋前摆着50多盆花卉,问是拿出去卖的?他摇摇头,自己欣赏,劳动一天,累了,坐在葡萄架下,喝茶、赏花,任思绪天马行空一番。
 
  农家小院里的浪漫和诗意,你能说和《西游记》的传奇色彩没有关系?
 
  如痴如醉花儿曲令永流传
 
  “……揭起门帘往里看,白牡丹水灵灵,哎呀,我把我的憨敦敦想起哩。”
 
  “开都河沿儿上牛吃水,鼻尖儿落不到水里。端个饭碗想起了你,面片捞不到嘴里。”
 
  ……
 
  8月24日,焉耆县开都河北岸广场,传来阵阵欢快的花儿曲令声。
 
  州级花儿传承人、焉耆花儿传承基地负责人韩斗,焉耆县级花儿传承人杨莉玲、严梓溪,县花儿艺术团成员木尼拉·赛买提正在练唱传统花儿曲令。
 
  花儿是民间艺术中的瑰宝,发源于青海、甘肃、宁夏(简称青甘宁)三省区。青甘宁花儿曲调哀怨、伤感,随着走西口的先民传到焉耆,受厚重历史文化的影响,与当地的民间艺术相结合,变成了欢快、明亮、励志的焉耆花儿,成为焉耆的一张特色文化名片。
 
  “焉耆花儿创造了诸多全国第一。”韩斗介绍起焉耆花儿如数家珍。
 
  该县现有汉、回、撒拉、维吾尔、藏、蒙古、苗、裕固、土、东乡等12个民族共用普通话唱花儿,其中维吾尔族、苗族首唱花儿,杨莉玲则是全国苗族唱花儿的第一人。
 
  木尼拉和3名维吾尔族演员组成“红雪莲”花儿组合,首创花儿分声部演唱。
 
  焉耆县花儿艺术团每年参加西部12省区花儿演唱大赛,每次都载誉归来……
 
  高手在民间,焉耆花儿出自该县永宁镇黑疙瘩村、马莲滩村。62岁的黑疙瘩村村民马生龙是自治区级花儿“非遗”传承人,他的爷爷、父亲都是唱花儿的高手,马生龙从小耳濡目染,会唱很多花儿曲令。“花儿曲令上千种,归纳起来三大令:青海直令、宁夏中令、河州大令。”马生龙介绍说。
 
  “老马张口就来,见什么就能唱什么。”黑疙瘩村党支部原书记艾代克·克然木说,马生龙是村里的名人,田间地头、葡萄架下、村委会大院,都留下过他唱花儿的声音。只要他一唱花儿,村民听到了就放下手中活计,或站或坐,听得如痴如醉。
 
  “十八岁学木匠,二十岁学画匠,画太阳、画月亮,把尕妹妹的模样画上……”马生龙触景生情,随口唱了一曲《啊呀姐令》,附近的村民闻声围了过来……
 
  唱花儿、听花儿、想花儿,已成众多焉耆人生活中的一部分。花儿艺术靠口口相传。韩斗是撒拉族,在花儿传承上功不可没。她收集了民间上百个焉耆花儿曲令,标上简谱,附上原词、填上新词,就像学习填宋词元曲一样,方便花儿爱好者学习、演唱,花儿艺术实现了从口头传承到纸上传承的飞跃。
 
  历史文化、西游传说、焉耆花儿,出落成三支映照千年古城的别样花儿。
 
  走进巴州不能不游焉耆,倾听千年历史文化传承的声音,体验唐诗宋词元曲民间口口相传的意境。如果不把脚印留下,只是听人说说、翻书看看,就像《直令》唱的那样:“端起碗来想起了你,面片捞不到嘴里……”这碗里的“面片”,就是焉耆历史文化的魅力。
 
  来吧,来焉耆,感受厚重的历史、千年的文化和诗意的滋润。
 
  

 

责任编辑:邓韵
0

上一篇:南航28日起新开7条国内外航线

下一篇:没有了

楼兰新闻网 楼兰新闻在线

本站由:

中共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委员会宣传部 主管

新疆巴音郭楞人民广播电台

巴州巴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主办

邮箱:xjbzbs@sina.com 联系电话:0996-2617525

 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LouLanNews. 楼兰新闻网 版权所有 | 新ICP备14003459-1 新公网安备 65280102000047号 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